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南平频道> 南平新闻 > 正文

景德镇准分子激光治疗近视费用多少,景德镇准分子激光治疗近视需要多少钱,景德镇准分子激光治疗近视费用

2017-12-15 19:48:28  来源:闽北日报  责任编辑:吴杨珠   我来说两句
分享到:

  过去几年,还是有不少真心为乐视与贾跃亭振臂高呼的拥趸,相信贾跃亭的生态梦,相信乐视熬过艰难必将翻身。

  如今,稀稀疏疏,三三两两,残留几分面子上抹不去的狼狈。

爱过

  张咏是在2015年8月17日入职乐视,担任乐视商城高级UI设计师。

  当年的919活动,是整个乐视与贾跃亭最重视的事情。活动启动前,几乎每晚,团队都要加班到半夜十一点,筹备期的一个月,总加班量甚至达到40多个小时。

  当时,整个乐视大厦八层,贴满了“颠覆919”、“加班不怕,易到送你回家”的横幅标语。919当天,贾跃亭终于来到这帮将帅中间,检验设计图纸,看着近在咫尺的贾跃亭,张咏兴奋不已。

  2016年初,乐视在冠名的五棵松体育馆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年会,贾跃亭“倾情演唱”《野子》,“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荡……”

  “当时我们的朋友圈全都刷屏了,特激动。”张咏称,虽然乐视存在很多问题,但贾跃亭每次小跑着进出办公室的场景,还在她脑海中印象深刻,她仍坚信着乐视会缓过来。

  李源是于2016年初至2017年8月就业于乐视的一名普通员工。在他印象里,乐视最大特点就是经常搬家——从乐视大厦搬到观湖,再到光华路SOHO、达美中心,再回到乐视大厦,吸收着“新鲜”甲醛,见证着乐视每个节点的不同。

  2016年7月,公司地址尚在光华路SOHO,李源印象中的乐视步入发展巅峰期——一系列战略出台,各种新机发布,在美国旧金山艺术宫举行LeEco落地北美Big Bang发布会,将一系列体育版权收入囊中。

  彼时尚任职于乐视致新的郑佳也表示,那时候的乐视与贾跃亭,在乐视员工心里,就是“无所不能”的。

  “即使你知道这有些洗脑的成分,但当时的战果摆在眼前,一场又一场发布会连着开,整个世界都是乐视的。”郑佳这样回忆称。

药效仅仅持续到高潮。

  2016年11月份,裁员的铡刀终于挥下来,但当时大部分员工都认为,裁员属于正常现象,是企业发展壮大过程中必经的阵痛。

  “我们当时对未来还很乐观。”李源说。

  2017年初,李源的小组再次搬到离乐视大厦不远处的达美中心大厦,资金问题逐渐暴露出来。

  李源称:“对于大部分员工来讲,当时资金问题对我们的影响其实并不大,大家还是埋头干着自己的事情,唯一有所察觉的地方在于,人员逐渐开始减少,人力突然不足,很多业务在人员配置上无法得到满足,我们也就开始逐渐删选与调整业务发展方向。”

  乐视员工内部的平静并没有持续多久,举着“讨债”横幅的人员逐日递增地聚拢在乐视大厦楼下,各个媒体平台与社交平台上,关于乐视的负面话题逐渐增多。

  李源、郑佳等内部员工极力避免讨论这些话题,直到有天小组老大突然主动提起到——“这个月的工资可能要发不出来了。”

  之后的业务停滞、谈话、裁员,都在“顺理成章”地隐秘进行着,从最初的N+1赔偿额裁员,到后来砍到只有N,所有对乐视丧失希望的员工,也从最初挣扎着选择去与留,到后来积极争取裁员名额,乐视终于开始从内里散了。

  2017年9月10日,李源的离职补偿终于到账,但所欠工资尚未到手。

  他没什么抱怨,也没带戾气,只是表示,看到乐视被法院列入了“老赖”黑名单,“毕竟乐视缺钱,窟窿太多,总要一个个去堵”,“该过去的,总会过去”。

恨过

  真相如果太惨烈,人们总会选择主观忽视它。

  乐视的股价与市值,是奇迹般的存在——从2014年12月23日低谷时的28.2元,上涨至2015年5月12日最高点179.03元,上涨幅度高达535%。

  踩着最高峰的波点,贾跃亭开始逐渐套现。

  2015年5月26日,乐视网发布《关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股份减持计划的公告》称,贾跃亭计划于5月29日至11月28日减持其个人直接持有乐视网股份不超过148,049,451股,即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约8%。

  2015年10月底,贾跃亭以股份转让的方式折价减持1亿股,减持套现资金为32亿元。半年时间,贾跃亭通过减持方式共套现约57亿元。

  2016年第四季度,在乐视资金最为艰难的时刻,贾跃亭收回了约30亿元借款。至此,贾跃亭对乐视网的借款金额,从2015年底时的近35亿元,大幅缩减到2016年底的不到4.5亿元。

  2017中报显示,贾氏姐弟将最后的约4.5亿元款项全额收回。

  贾跃亭其姐贾跃芳的套现行为就更早了——2014年1月23日至28日,贾跃芳减持11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1.38%,套现约5.44亿元。

  2014年四季度,贾跃芳再次减持1200万股,套现约4.2亿元。

  贾跃亭最后一次套现,是在2017年1月15日融创入股乐视时,贾跃亭通过协议将1.7亿股乐视网股票转让给融创子公司嘉睿汇鑫,交易对价为35.39元/股,贾跃亭获益60.4亿元。

  至此,贾跃亭姐弟从上市公司共套现139.4亿人民币。

  2015年6月,曾捅破“蓝田股份造假”秘密的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企业研究中心主任刘姝威发布《乐视分析报告》。

  刘姝威通过分析乐视网的董事会成员结构、主营业务收入和利润构成以及乐视的生态圈,认为乐视网的“烧钱”模式难以持续,乐视网不务正业,“故事”和“概念”的“想象空间”很难变成现实。

  可惜,乐视的大小投资者们并不买账,并把刘姝威喷得体无完肤。

  很久很久之后,当乐视逐渐暴露问题,当投资者股价被腰斩,刘姝威的乐视报告被再次翻出来,后悔者有之、幸灾乐祸者有之,此为后话。

  总之当时,与贾跃亭姐弟盆满钵满鲜明对比的,是从全国各地用来的讨债者们。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称,8月1日,来自成都的乐视移动供应商傅先生表示,我们在乐视大厦讨债近40天,用尽各种方法和套路,多达21家乐视线下展厅承建商得到的答案一直都是——没钱。

  最后讨债供应商们实在没办法,心想乐视你没钱了、把能抵押的物品给我们去卖了换钱也行,于是手写了一份《诉求》,向乐视列出了抵债项目及货物:

  第一,债转股(价值3500万的乐视网或乐视影业股份);

  第二,价值3500万元的房产、地产、车;

  第三,价值3500万元的网酒网酒水;

  第四,货物抵押(抵债),包括(乐视大厦)大厅及展厅各类电视机共31台,折20万;概念车1台,折20万;办公电脑2000元/台,共5000台,(价值)共1000万;手机、耳机、智能手表等数码产品及配件;各类电视机新机。

  据了解,乐视方面欠这21家乐视移动供应商3450余万元。

回不来

  即便当初贾跃亭爱过他的拥护者们,给过乐视网投资者们海市蜃楼般的美好愿景,现如今,他也不会回来了。

  2017年6月26日,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川北支行于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冻结被申请人乐风移动香港有限公司、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贾跃亭、甘薇名下银行存款共计人民币1236584434.07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财产,并以自身财产提供了信用担保。

  文件显示,法院认为,申请人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裁定结果为:冻结被申请人乐风移动香港有限公司、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贾跃亭、甘薇名下存款共计人民币12.36亿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财产。

  贾跃亭姐弟套现一百多亿,法院能够实施冻结的款项仅仅12亿,剩下的巨额资产,哪里去了?

  “贾跃亭在国内的确是没钱了,要找他还钱,得去国外要。”当时,一位追踪研究乐视颇久的业内人士这样评价道。

  佐证随即出现。

  据“顾颖琼博士说天下”账号发布信息称,顾从洛杉矶律师助理手中取到贾跃亭的irrevocable living trust (不可撤销的生前信托)的其中一份草稿文书(信托名字叫THE YT IRREVOCABLE TRUST )。

  信托文书上显示,他给Tiffany Jia(顾颖琼称其为贾跃亭女儿之一,贾跃亭妻子甘薇予以否认),留了7500万美金,约五亿人民币,而甘薇则为信托基金守信委托人。

  这种情况具备存在可能吗?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张凌霄表示,当然存在。

  家族信托最经典的案例当属“肥肥”沈殿霞的遗嘱信托——据了解,沈殿霞去世时,将其留下的数千万港元遗产成立信托,包括名下的银行户口资产、市值7000万港元的花园公寓、投资资产与首饰,受益人是她最疼爱的女儿郑欣宜。

  同时,为避免女儿年少,挥霍资产,沈殿霞又指定前夫郑少秋和信赖的朋友共同组成“信托监察人”,监督受托人在管理与运用信托财产时有无违反信托合同。

  张凌霄律师同时表示,要顺利设立信托基金,还需要满足两个条件——首先其个人资产能够顺利转移出国,符合美国法律制度;其次,需得证明其资产属合法来源。雷锋网尚不得知贾跃亭通过何种方式满足以上两个前置条件。

  所谓有来有往,顾颖琼这厢发布信息,乐视控股、贾跃亭及其妻子甘薇,通过律师函、朋友圈、微博等各种方式予以否认,主要就是三点——

  1、我们的女儿不叫Tiffany,叫什么也不告诉你。

  2、美国重要的法律文件是不可以用类似“YT jia”这种简拼来签字的,“造谣者”没带脑子。

  3、“造谣者”如果为人父母,这样睁眼说瞎话、伪造文件,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对于这几点控诉,张凌霄律师首先表示,顾颖琼本身取得的是草稿文书,不论写上全名、简称,或者直接打个对勾、写个“同意”,都是确认方式的一种,没有本质区别。

  此外,一位在美律师表示,如果贾跃亭拿到美国绿卡,受英美法律体系约束,那只要在他签字时,有公证人;或者将来诉诸法律时,陪审团相信这个签字是本人所写,那么你具体写的是什么,并不重要。

  其次,对于是不是谣言、究竟如何获得这份信托文书的,顾颖琼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贾跃亭本身跟洛杉矶多个律师事务所有过交往,他希望不同的律师事务所给他提供类似的信托基金的文件,这样的话他可以选择对比。因为他本身不是太懂英文,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件事情,也害怕哪一家把他给忽悠了,而且起草一份信托文件也就3000-5000美金,并不需要花太多少钱。

  至于贾跃亭要办信托基金这件事,顾颖琼称自己一个月之前就已经写过了,如今确认的是具体金额——7500万美金。

  顾颖琼说这份信托文书是其中一家经办的律师事务所透露出来的,最后贾跃亭将从中选择一家来给他做文件。

  “等贾跃亭做完文件,把钱都放进去,一切就都OVER了,想拿也拿不出来。”

  此外,顾颖琼还透露称,此前所谓贾跃亭回香港筹集资金、发放工资,也属假消息。

  多位业内人士也表示,上午刚签署合同、下午就有钱发工资,本身不太合理。即便BAT这种级别的公司做投融资,合同签署到款项到账之间,还有些时日得等。

  最全面的真相,大概要等到剧集终结。真真假假的话说多了,相应的漏洞也就多了些。

  知否知否,止损割肉。

相关阅读:

打印 | 收藏 | 发给好友 【字号
心情版
相关评论